瑞金天气,经典将永久耸峙(逐梦70年),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

  转战陕北(我国画)

  石 鲁 我国国家博物收藏

  每次到我国国家博物馆,我简直都要去看看《转战陕北》。我被那幅不大的前史画深深地吸引着。阔笔大墨的墚塬,如群峰耸峙于眼前,震慑心灵并给人以崇高之感。左下方施以大块重色,九十度般的折转,慎重、有力,令人彻悟壮美。毛泽东雕塑般雄立于众山之中,令人高山仰止,心生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之慨。背影的处理将观者的视野引向苍莽浩渺的远方,使人耐人寻味。它是一幅画,又似乎是首史诗,一首令人回肠荡气的壮美史诗。

  1947年3月,国民党戎行在向解放区发起全面进攻失利后,改为向陕甘宁边区和山东解放区发起要点进攻。为了诱敌深入,在运动中消灭敌人有生力量,毛泽东做出了“自动撤离延安”的战略决策,敞开转战陕北的巨大征途。在沟壑纵横的陕北高原,依托优胜的群众基础和有利地势,党中央、中央军委指挥着西北和全国各个战场公民解放军的作战举动,极大鼓动了全国各解放区军民的战役意志和必胜信仰。1948年4月21日,延安从头回到公民的怀有,全国解放战役胜利在望,这预示着新我国的诞生!整整71年过去了,在喜迎新我国建立70周年的日子里,再次重温这段艰苦卓绝的光芒进程以及与之相关的艺术创造,能够进一步宏扬延安精力,坚决理想信仰。

  峥嵘岁月造就艺术经典。1959年头,石鲁承受中央革命博物馆约请,赴京从事革命前史画《转战陕北》的创造,这是使命,是一种出题画,但对石鲁来讲,却发自欢腾的心源。

  1939年,20岁的石鲁履蜀道,奔延安,在浮屠山下日子近10年,并曾参与转战陕北的战役。他走过那些沟沟壑壑,领会过游击战的机敏,能够说此画的创造构思正源于这亲自体会。所以,这被迫的出题,转化为自动的抒发,激起发自心源的创造激动,这画便成为言志、言情的载体。因而,他决断抛弃了其时较为盛行的情节性叙事方法,而是以一个背旁边面瞭望远山的造型,将毛泽东的形象与陕北高原融为一体,给人留下无尽的幻想。他没有画千军万马,千军万马在画外,在军事家的运筹帷幄之中。必胜的信仰,也不在战役的局面过程中,而宛转在毛泽东如磐石一般的造型之中。深知艺术规则的石鲁,在叙事与抒发之间挑选了抒发,在多与少之间挑选了少,在露与藏之间挑选了藏。这便是以一当十,以少胜多。似乎是用游击战的战术提醒这场游击战役的魂灵,所以这形象愈少而神韵愈多,造型便融入了诗的思想,给人留下精力的震慑。石鲁其时称此为“直接体现”与“容量的探究”。当然,他更重情,诚如其人,“情之所至,金石为开。情之所钟,能够惊天地而动鬼神”。此正堪谓壮美诗情。

  赋有诗情,胸中有数,腕下生风,石鲁仅3个月即绘就《转战陕北》,翰墨雄放,若趁热打铁。时年40岁的石鲁正走向老练。上世纪50年代的石鲁,不再是40年代延安土台子戏的布景师,也不再是静心创造木刻版画的文艺兵士,他康复了因战役中断了十余年的我国画创造,并从工谨的、类如水彩画或小适意的画风,箭步跨向纵笔适意阶段。这一阶段正是整个我国画坛批评民族虚无主义倾向,在移风易俗之路上提高艺术质量的年代。青年石鲁“一手伸向传统,一手伸向日子”,将文人画的涵养与翰墨融化为新语新体。1957年,他创造的电影剧本《暴风雨中的雄鹰》拍照完结,1958年于《美术研讨》宣布《为什么要承继与开展民族优异传统》。在他面前,正迎来理论与实践、文学与绘画的收获期。他连续了1954年《古长郊外》直接体现主题的艺术思想,以《转战陕北》为代表,由写实向意象转化,由叙事向精力性体现提高,他散步在艺术的黄土高原上,正从这高原走向顶峰。

  继《转战陕北》之后,1960—1961两年间,他创造的《高原放牧》《东方欲晓》《南泥湾途中》《赤岩映碧流》等一系列精品连续面世。这是一批赋有诗情和涵义的新山水,石鲁以雄厚有力的独家翰墨,处理了如何故我国画言语体现黄土高原的课题。其间《转战陕北》是一幅前史画,也能够称为人物山水画,我国的人物画和山水画往往奇妙地组合在一起,此画亦如是。大片的高原风光,乃至也能够当作山水画来赏识,而且借用山水画的高远之势,为此画奠定了壮美的基调。从艺术思想视点而言,石鲁建议以神写形,以神造型,把山当人来画。因而,才有了将首领形象与黄土高原熔铸为一体的造型,有了将“大风吹世界”般阳刚浪漫的气宇融入翰墨的同构性,也因之令人思味“天人合一”的哲学是怎样渗入了我国画的思想与翰墨之中。从此,石鲁“成家立业”,共同风格构成,长安画派在全国打响。《转战陕北》则是石鲁顶峰期的第一件经典之作,是长安画派创造精力的代表。

  担任这次革命前史体裁创造的罗工柳先生说:这张画好就好在以少胜多,以小见大,这是革命前史画的一大腾跃,我也想画这样的体裁,到陕北沿着转战陕北的道路走了一趟,但不敢,大有李白心态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”。

  一张前史画,映照出一段前史。《转战陕北》在多重意义上成为那个年代的代表。有人称《转战陕北》是里程碑式的著作,它既是石鲁艺术生命的里程碑,也是新我国70年艺术的经典。经典将永久耸峙!



  《 公民日报 》( 2019年04月21日 08 版)
(责编:曹昆)